紫笔文学 > 公主喜嫁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洞房

第五百九十二章 洞房

????????等到刘琰进宫,回娘家的时候,曹皇后一眼就看出了来了闺女的变化。(m..)

????????她问刘琰:“和驸马相处还好?”

????????要换成以前,刘琰肯定觉得这相处就就相处呗,两个人在一块儿好好说话不吵架,那就叫相处了。

????????现在她可没那么单纯了。

????????起码她听得出来,母后这相处二字里面的意思可不止一层。

????????可是这叫刘琰怎么说呢?

????????嗯,成了亲和没成亲就是不一样。

????????换成没成亲的时候,她小嘴巴巴的能把陆轶从头说到尾,现在对着亲娘,却也只能说:“还好。”

????????曹皇后忍着笑:“还好是个什么意思?不满意?”

????????刘琰觉得……是她自己想歪了,还是母后这话确实意有所指呢?

????????“就还行吧。”刘琰赶紧把话岔开:“母后,我不在你想我没有?”

????????“想啊,怎么没想。”曹皇后没说刘琰的轿子走了以后,她一夜都没有合眼的事。

????????看女儿的气色,她过得应该是顺心的。

????????一面心酸,一面欣慰。

????????曹皇后问:“公主府可住得惯?缺什么东西吗?”

????????“不缺什么。”刘琰小声跟曹皇后说,新婚当夜他们偷跑出去,在河边吃鱼听曲子,曹皇后听了直乐,也没训她不该往外跑,反而说:“以后想出去玩,记得多带些人。”

????????并不拦阻她。

????????大概父皇母后对她这辈子的期望,就是吃好玩好活到老,完全没什么大指望了。但奇怪的是,刘琰发觉,父皇和母后对驸马的要求并没有降低。母后并没有对陆轶说“只要你俩过得开心就够了”,正相反,曹皇后跟刘琰只不过说了那么会儿话,跟陆轶说的话可多了。

????????弄得刘琰都以为自己是捡来的,陆轶才是亲儿子。

????????曹皇后没多过问陆轶的差事再是女婿,曹皇后也将规矩看得很重,前朝的事情她绝不过问插嘴,只问了句他告了假的事,就转开了话题,说起了家长里短。

????????先问他,刘琰欺负他没有。倘若刘琰恃宠生骄,让陆轶千万别委屈,不要忍着,一定告诉她,她替陆轶作主。

????????唔……刘琰不傻,她知道母后这话得反着听。

????????母后这不是怕陆轶被她欺负了,明明是提醒陆轶,刘琰年纪比他小,又被宠坏了,倘若她有点小毛病,让陆轶一定要包容体谅她才对。

????????如果他真敢计较,看曹皇后会不会站他那边?

????????陆轶这么精乖的一个人,刘琰都明白的事,他能不明白?

????????于是陆轶相当配合的对曹皇后表示,公主性情好,心地好,能娶到公主是他前生修来的福气,倒是他有许多不足,还得公主多多宽佑他才是。

????????当然,原话说的要委婉动听得多,反正大体意思是这样没错。

????????曹皇后还提起了陆家的事。

????????“我听说,你成亲的时候,陆家一个人也没去?”

????????陆轶倒不避讳这个话题:“是没去,而且礼也没送。”

????????曹皇后摇摇头:“这样不好。”

????????陆轶笑了笑说:“其实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的。”

????????曹皇后语重心长:“你现在年轻气盛,想事情难免怕麻烦,觉得只要眼下痛快了就行。等你再过十年,二十年,就知道有些麻烦是避不过的。”

????????陆轶懂得曹皇后的意思。

????????他终究姓陆,他也不可能把自己身上陆家的血全割舍了。

????????就连他将来的孩子,还是要姓陆。

????????这还是因为他娶了公主,腰板硬了。不然的话,陆家那边终究能压他一头。

????????百善孝为先,他家里那些破事儿又不能张扬得满天下人都知道,他身为人子,有失孝道,不会有几个人站在他这边。

????????说起来,陆轶做驸马倒也有个好处。

????????世人总看不起上门女婿,驸马这个身份,就差不多半只脚踏进了上门女婿这道坎里。即使是亲生父母要管教成了驸马的儿子,那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。

????????曹皇后没有多说,只说:“你心里有数就好。”

????????曹皇后转而问起他在公主府住不住得惯,厨子做的菜合不合胃口……

????????唔,这些事儿刘琰就没想到。

????????当然了,成亲时间那么短,她也来不及想到这些。她自己还没适应公主府的日子呢。

????????晚上入睡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,早上醒来总有片刻的迷茫,之后才能想起自己已经换了住处。

????????还有,她开始学着去了解和熟悉公主府的事务。

????????这些都算是小事。

????????大事是,她得慢慢习惯自己嫁人了这件事。

????????枕畔多了一个人的呼吸,有时候一翻身,她就碰着他了,或是他碰着她了虽然现在他们是同睡一张床,但是刘琰总是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都快卷成一个卷儿了。

????????唔……她当然看见过了陆轶没穿衣裳的样子,一件都没穿,把她吓了一跳,从那以后她总得让陆轶把里衣穿得齐齐整整的再上床。

????????这事让刘琰很苦恼。

????????而且和其他事不一样,她还不能跟任何人提起,大姐姐不行,母后也不行。

????????也许……时间长了,就慢慢习惯了。

????????现在嘛,还是穿得严实点儿好。

????????除了晚上,其他时候刘琰觉得挺好,甚至比她能想象到的要好出许多。

????????这几天他们没怎么出门,就待在公主府里,把前院、后院,花园……全都走了一遍。

????????刘琰还没有真实感,总觉得象是在别人家做客一样。

????????只是这个别人家她以前就看过图样子了,比较熟悉。

????????刘琰和陆轶在宜兰殿用了午膳才告辞。

????????和出嫁那天相比,今天出殿门的时候她要平静多了。

????????还是哭了。

????????陆轶走在她旁边,没劝她别哭,倒是递了帕子给她。

????????刘琰接过帕子来按了按眼睛,把泪意硬憋回去。

????????出嫁那天人多,场面乱,她也慌乱,虽然有离愁别绪,却没有今天这么鲜明强烈。

????????今天和陆轶这么从宜兰殿走出来,刘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
????????就象……从身上切掉了一部分,还是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????????到了车前,陆轶没让人摆脚凳,直接将刘琰打横抱起,轻轻松松把刘琰抱到了车上。

????????他这一抱,周围的人全看见了。

????????不过所有人都很识趣的装木头,没一个露出异样神情的。

????????驸马和公主的事情,哪里轮得到他们来管。

  http://www.zibibi.com/book/9634/250740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zibibi.com。紫笔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ibibi.com